当前位置:主页 > 通知公告 >
通知公告
通知公告
空前绝后四体字 “至元通宝”折十鎏金钱考
2018-02-09 15:43

  作者:献福寿山石

  四体文字“至元通宝”是元朝“后至元”时期元顺帝(公元1335-1340年)所铸。此泉开创了多种文字为一体的先河,中国造币史仅此一列,它可称得上是枚“空前绝后”的特有钱币。

  四体文字“至元通宝”面文为汉字,背文穿上、穿下为直读蒙文八思巴文,穿右为察哈台文,穿左为西夏文。如此繁杂奇特的钱币在用途上泉界说法不一,有人认为是镇库钱,也有人认为是供养钱,至今尚无定论。

  何人参与了此币的用途讨论不得而知,仅此“尚无定论”我想无非是没有得到“专家学者”的认可而已。要知道这些人是专门吃这碗饭的,他们有责任、有能力、有条件、有时间去研究类似问题,遗憾的是,我们却很少见到有专家参与其中。广大钱币收藏爱好者期盼他们有所作为,破旧立新,改写中国那些老旧的钱币研究成果。当前,我国的钱币研究仅停留在改革开放初期水平,所看到的新成果就是出了几部中国古钱币典籍,其中很大成分是“穿新鞋走老路”,书中图录新抄旧、你抄我、我抄他而已。对于祖国大开发发现的大量脱谱钱币至今不见专家研究认可,这是钱币界的一种扭曲现象,亦是收藏界的一大憾事。

  书归正传,笔者今天仅对这枚四体文字“至元通宝”钱的用途谈点粗浅管见与泉友分享。本人经验,作为一名收藏爱好者首先要善于从藏品表象捕捉有用信息,正是这枚四体文字钱币中有一个西夏文字启迪了笔者的思路。

  我们知道西夏王朝是被蒙古军队在公元1227年灭亡的,蒙军上层还下令对西夏居民“殄灭无遗,以死之,以灭之”。蒙古人为血洗前仇,屠城兴庆府(今宁夏银川),掘开西夏王陵,使大夏诸王暴尸荒野,并焚毁了陵区所有地面建筑。西夏文书典籍也在劫难逃被焚厄运,其文化核心“西夏文字”自然也“毛将焉附”了。在这场血腥灾难中,只有少数西夏住民死里逃生、远走他乡,至此党项民族不复存在。一直以来,蒙元帝国对西夏文化采取了异乎寻常的高压政策,怎么可能在大夏国灭亡108年、元朝建立44年之后蒙古人在他们自己铸造的钱币上留有西夏文字的印迹,这种现象绝非朝廷所为。

  由此我们可否大胆推断,四体文字的“至元通宝”钱就是元代寺庙中的“供养钱”。它不可能是流通币,亦非代表国家象征意义上的“镇库钱”。

  原因是,“党项人”信奉佛教,而蒙古人从元朝开始也推崇佛教。西夏时期佛学在该国异常发达,佛教传入大夏国后他们即翻译印刷了大量西夏文经书,除大部分被蒙古人焚毁外,少量仍幸存于寺院。当时唯有寺庙是一方净土,其它地方绝不允许西夏文乃至“党项人”存在。

  那一时期,有少数“党项人”为躲避战乱、保全性命不得以出家为僧,因为他们熟识西夏文,故而可以隐姓埋名留在寺庙内整理翻译经书。以至多年后寺院铸制这枚四体字“至元通宝”钱币时都没有埋没西夏文的功绩、也没有忘却在寺院出家时这些“党项人”的功德。由此可见,这枚钱币豁然出现西夏文字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大胆断定四体文字“至元通宝”钱就是元顺帝至元时期寺庙内铸造的“供养钱”。地方铸币不会冒此大不违,朝廷绝不可能铸造此种钱币,镇库钱一说亦可休矣。

  笔者收藏的这枚四体文字“至元通宝”折十钱为青铜质鎏金币,历史沧桑,部分鎏金脱落。此币存世稀少,钱经为46.3MM、重33.83克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

网站备案ICP证:鄂ICP备05008202号